香港產業結構轉型前景——發展批發業和製造業

一、 香港產業結構現狀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勞動密集型製造工業掀起大規模向內地珠三角地區搬遷的熱潮,香港的本土工業並沒有朝著發展高精尖、高增值工業的方向拓展,而是逐漸走向衰落。香港的經濟日漸傾向於發展服務業,直至目前,服務業超過香港本地生産總值的92%,絕大多數(約85.3%)就業人口從事服務業,從事製造業的僅約5.3%;而服務業的發展亦相對集中於進出口貿易(約20%)、金融(約15%)、旅遊業等行業,致使香港産業結構趨向單一。
不可否認香港服務業在過去的二十年的確促進了本地經濟的快速增長,有助於香港國際金融、貿易中心地位的奠定。但太過依賴於服務業,不利於香港長遠的經濟發展,一定程度上引致了一系列社會問題,如:樓價、租金高企,結構性失業,貧富差距懸殊;尤其近幾年,這些問題日益凸顯。
因此,我們認爲香港有必要探求産業多元化的道路,其中可以考慮發展批發業和高精尖、高增值製造業。

 

二、 加速探討專業批發業的發展
多年來,香港的進出口貿易和零售業一路暢旺,進出口貿易在香港經濟中佔據重要地位,保持在本地生産總值的20%左右;零售業自2003年內地來港自由行開放以後,其銷售額一路飆升, 2010年增至56,227萬港元(超出2003年的兩倍),占本地生産總值的3.3%。而批發業一直未有大規模的發展,直至2010年仍不足本地生産總值的1%。就客觀環境來看,我們認為香港有發展專業批發市場的條件。
首先,大量香港廠商在珠三角設廠生産各類産品,需要一個高效的平臺來宣傳、銷售。香港廠商的產品一向以出口為主,在產品宣傳展銷方面則倚重本地及海外的展覽會。由於資源所限,展覽會不能長期舉行。展覽會過後,廠商只能靠自己的資源延續推廣、銷售。事實上,單靠個別企業的商品吸引買家來港採購,成效並不顯著。香港有需要建立專業批發市場,作爲港商推廣、銷售産品的渠道。
其次,香港的批發業已有雛形,如長沙灣的成衣時裝業、紅磡的珠寶玉石業、葵涌的電子產品業、黃竹坑的傢俱業、觀塘的玩具禮品業。可惜的是,因為缺乏宣傳、配套規劃等原因,這些市場未能進一步發展成熟,但它們卻能為將來發展專業批發市場提供良好的基礎;這些區域現存的工業大廈如能得到政府「活化工廈」政策的支持,將為發展批發市場提供現成的空間。
第三,香港是一個自由港,在出入境、資金流動等方面也享有高度自由,海外商家來港進行正當交易可以不受任何限制;而且,香港對外交通發達,是區域航空交通樞紐。這些將極大程度地便利商家來港進行交易、大量入貨和採購。
發展專業批發市場估計可為本港帶來巨大經濟效益,就即時效益而言,可增強香港廠商的宣傳推廣實力與效益,成爲銷售産品的新渠道;又可因營運需要提供大量的就業職位,爲香港就業人群提供更多選擇、為年輕一代提供創業機會。長遠而言,建立專業批發市場可望成為香港一門新行業——批發業,並可發展成為香港經濟的重要板塊。
為能更深入地探討如何推動香港專業批發市場的發展,「中出」已與理工大學合作,開展「創建香港的專業批發市場」專題研究,該課題也得到了特區政府「中小企發展支援基金」的支持。希望透過研究計劃的推動,能引起業界和社會對發展批發業進行廣泛的討論,最終爲政府制定產業政策、為業界拓展業務提供相應的參考。

 

三、 發展高增值製造業
製造業亦是服務業賴以發展的大前提,如果沒有本地的製造商和貨品作服對象,其優勢將受到更大的競爭威脅。如今,香港的支柱行業如物流、金融、專業服務、旅遊等,其實都需要依賴製造業,例如:金融行業需要借貸的廠家,物流業需要大量的貨物運輸。
從長遠來看,製造業對整體社會和經濟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沒有了製造業,一個經濟體系將易於變成一個經濟附屬體,需倚賴其他國家或地區提供發展空間,容易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由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到2008年金融海嘯、內地的政策調整等,都對香港經濟帶來了明顯的影響。譬如,香港經歷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後,人均GDP 10年以後才恢復到1997年的水平。倘若香港能振興製造業,有機會能降低外界經濟波動的影響。
製造業的重要性還體現在,可以提供大量穩定、多元化的就業職位。就業率是衡量社會經濟狀況的重要指標,雖然說目前香港的失業率維持在3.2%的較低水平,但這相當程度是受益于內地自由行的開放,目前零售飲食住宿業就業人口較2003年自由行前大幅增加了約12萬,增幅約30%。隨著內地進口市場的發展,香港購物天堂的地位將受到衝擊(深圳市政府已通過興建免稅購物區),就業市場也將受到影響。
另外,發展香港製造業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越來越嚴重的貧富懸殊。過往二十年,香港製造業日益縮減的過程中,其中一個重要的趨勢就是技術工人和半技術工人的的數目大幅減少,零售和服務員及其他非技術基層職位大幅增加。而第三產業的經濟所得大多流向知識精英階層,基層從業者的收入微薄,貧富差距日漸拉大。由1997年至2009年,香港人均實質本地生産總值上升了33.5%;在同一段時間內,人均住戶入息最高10%群體的收入上升了64.7%,但是最低的10%群體收入卻下跌了22.2%。香港製造業的發展,可以提供多元化的職位,特別是一些有上升空間的技術和半技術職位,有助於改善社會階層向上流動難的狀況,緩解日趨嚴重的貧富懸殊。
從目前來看,香港高精尖製造業的基礎依然薄弱。雖然政府加強了對科技創新的支援,如:設立「工業支援基金」,支援各大學和其他工業支援機構進行應用研究;興建科技園,協助工業提升科技水平。但就我們看來,措施只是停留在支援研發的層面,並沒有配套的措施去推動研究成果的轉化,且缺乏整體、長遠的目標和規劃。在這方面,我們認同梁振英先生提出的從土地、資金、人才培訓方面建立全面的經濟發展的政策。
我們認為,若想拓展技術、資本密集型高增值工業,需要從兩方面入手。
一方面,香港政府應當在推動本土工業發展中擔當重要角色,實施全面、積極的經濟政策給予推動,甚至可以考慮政府參與投資引進龍頭企業以推動高精尖工業的起步、帶動產業鏈形成。
另一方面,香港應當充分發揮自身的優勢和外界合作,特別是要加強同內地的緊密聯繫,實現優勢互補,達成效益最大化。目前,內地在原子能技術、空間技術、高能物理、生物技術、計算機、資訊技術等高科技領域,已經達到或接近國際水平,擁有大量高素質科技技術人才;但在科技成果轉化的機制、融資及與國際科技市場的聯繫等諸多方面仍有欠缺,而香港可以爭取在相關方面作出填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