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定最低工資檢討的意見

本會認為,法定最低工資應凍結,維持在每小時三十元的水平;同時,希望有關當局檢討最低工資實行以來對香港社會經濟民生發展的影響,必要時應取消有關條例。

 

最低工資實行以來,明顯干預了市場的靈活性,引起一些不良效應。例如,大量勞動力湧入保安業,連大學生也願意去當保安員,結果許多過了六十歲的最弱勢的保安員失去了職位,被迫領取綜合援助;第二個效應,許多士多和小食店,支撐不了最低工資,紛紛結業,令更多最弱勢的勞工,也失去了職業的崗位。

 

不同的工種,有不同的情況。如果工資實在太低,低於社會的接受的程度,就沒有人願意投身這個工種,資方為保證企業暢順運作,勢必需要提高工資以吸引勞動力。有些行業,一定需要某一個工種作為配套,更唯有不斷增加工資,例如建築業的扎鉄、飲食业的洗碗工種,便是需要提高工資水平才能吸取勞動力的工種。目前最低工資是三十元,洗碗工種的市場價格已是五十元。

 

所以說,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工種,應該在市場供求的調節下,由勞資雙方協議工資報酬,比較有靈活性,有利於香港經濟的多元化,有利於提高香港的服務水平。

 

據統計,香港的勞工數目為三百七十六萬人,實際上,這個數字並沒有包括自僱人士、兼職人士和工作不足八小時的人士,有人說,香港實際的勞動人口達到了四百四十萬,這是香港經濟活動的一個特點,允許小本經營微型的企業,鼓勵了年青人自己創業,增加了基層市民向上流動的機會。

 

如果法定最低工資不斷提高,許多家庭式的小本經營微型的企業、許多傳統的有地方風味的小食店、年青人自己創業的小型修理店、小型士多、家品店、洗衣店、涼茶店,都會無法應付不斷增加的工資成本,最後紛紛關門結業,昔日勤勞拚搏的香港精神就會磨滅掉了。

 

香港有很多人,年紀已經老了,也不肯領取綜援,繼續自食其力。原因就是可以用較低的工資,在勞動市場,找到兼職的工作,大約四千多元,他們已經可以糊口。如果法定最低工資不斷提高式,這無形中是把這一批勞動者驅趕出了勞動市場,使香港老年社會的勞動力更加缺乏。所以,最低工資的討論,不考慮香港的實際情況,不考慮勞動能力較弱的社群,不考慮新移民,不考慮人口老化的狀況,是不科學的,社會效果是不好的。

 

只要看一看美國和英國,在推動了最低工資制度後,中小企業紛紛消失了,全國都是清一色的連鎖快餐店,連鎖超級市場,並沒有小型的修理店、士多、家品店、洗衣店;接踵而來的,大量的勞動人口放棄了工作,改為領取綜合援助。所以,美國和英國的民主伴隨著非常明顯的福利主義和民粹主義,最後政府債台高築,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周期越來越短。

 

區別情況,區別對待,保留香港原有社會的經濟運作的特點,為微小企業的生存製造更多的空間,要防止香港變成福利社會,要防止香港的財政開支爆煲,都應該謹慎地處理最低工資問題。這樣,香港的經濟活力和競爭力,香港的靈活性,香港吸引各方面資金的能力,就會大大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