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定最低工资检讨的意见

本会认为,法定最低工资应冻结,维持在每小时三十元的水平;同时,希望有关当局检讨最低工资实行以来对香港社会经济民生发展的影响,必要时应取消有关条例。

 

最低工资实行以来,明显干预了市场的灵活性,引起一些不良效应。例如,大量劳动力涌入保安业,连大学生也愿意去当保安员,结果许多过了六十岁的最弱势的保安员失去了职位,被迫领取综合援助;第二个效应,许多士多和小食店,支撑不了最低工资,纷纷结业,令更多最弱势的劳工,也失去了职业的岗位。

 

不同的工种,有不同的情况。如果工资实在太低,低于社会的接受的程度,就没有人愿意投身这个工种,资方为保证企业畅顺运作,势必需要提高工资以吸引劳动力。有些行业,一定需要某一个工种作为配套,更唯有不断增加工资,例如建筑业的扎铁、饮食业的洗碗工种,便是需要提高工资水平才能吸取劳动力的工种。目前最低工资是三十元,洗碗工种的市场价格已是五十元。

 

所以说,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工种,应该在市场供求的调节下,由劳资双方协议工资报酬,比较有灵活性,有利于香港经济的多元化,有利于提高香港的服务水平。

 

据统计,香港的劳工数目为三百七十六万人,实际上,这个数字并没有包括自雇人士、兼职人士和工作不足八小时的人士,有人说,香港实际的劳动人口达到了四百四十万,这是香港经济活动的一个特点,允许小本经营微型的企业,鼓励了年青人自己创业,增加了基层市民向上流动的机会。

 

如果法定最低工资不断提高,许多家庭式的小本经营微型的企业、许多传统的有地方风味的小食店、年青人自己创业的小型修理店、小型士多、家品店、洗衣店、凉茶店,都会无法应付不断增加的工资成本,最后纷纷关门结业,昔日勤劳拚搏的香港精神就会磨灭掉了。

 

香港有很多人,年纪已经老了,也不肯领取综援,继续自食其力。原因就是可以用较低的工资,在劳动市场,找到兼职的工作,大约四千多元,他们已经可以糊口。如果法定最低工资不断提高式,这无形中是把这一批劳动者驱赶出了劳动市场,使香港老年社会的劳动力更加缺乏。所以,最低工资的讨论,不考虑香港的实际情况,不考虑劳动能力较弱的社群,不考虑新移民,不考虑人口老化的状况,是不科学的,社会效果是不好的。

 

只要看一看美国和英国,在推动了最低工资制度后,中小企业纷纷消失了,全国都是清一色的连锁快餐店,连锁超级市场,并没有小型的修理店、士多、家品店、洗衣店;接踵而来的,大量的劳动人口放弃了工作,改为领取综合援助。所以,美国和英国的民主伴随着非常明显的福利主义和民粹主义,最后政府债台高筑,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周期越来越短。

 

区别情况,区别对待,保留香港原有社会的经济运作的特点,为微小企业的生存制造更多的空间,要防止香港变成福利社会,要防止香港的财政开支爆煲,都应该谨慎地处理最低工资问题。这样,香港的经济活力和竞争力,香港的灵活性,香港吸引各方面资金的能力,就会大大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