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東盟締結自由貿易協定」意見書

「香港與東盟締結自由貿易協定」意見書

欣聞東盟代表將於7月10至11日來港,與香港特區政府進行有關「香港與東盟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本會表示歡迎,並期望談判順利,可以進入實質內容的商討,早日達成共識,以助雙方擴大經濟互動,互惠互利。
自從中國與東盟協議成立自由貿易區(CAFTA),這是繼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區之後的全球第三大自由貿易區,本港工商界一直希望香港能參與其中。因為東盟十國共擁有約六億人口,且資源豐富,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新興市場,香港如能成為CAFTA一員,對未來的經濟發展大有幫助。

綜合會員意見,本會認為:

一、對香港加入CAFTA的評估
香港加入CAFTA,將可更有效地發揮中介優勢,為區內的經貿與投資往來提供專業的配套服務支援,這不僅可加強區內的貿易關係,亦可協助東盟各國發展高增值產業,有利於提升區內經貿投資的發展水平,創造互利共贏的局面。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區域商貿樞紐等綜合優勢,可為東盟企業提供商貿、金融、物流支援以及會計、法律等專業服務,幫助他們拓展區內以至國際市場。
CAFTA亦可提升香港對東盟的外來直接投資,加上CAFTA採用較為寬鬆的累積原產地規則,符合40%區域商品價格的貨物(即原產於自由貿易區外的材料、零件或產物的總價值不超過最終產品價格的60%)均可以優惠關稅進入對方市場。對於在東盟設廠的港商來說,這有利於他們更靈活地安排業務模式和生產地點,以運用區內各地的優勢原料和半成品進行加工製造。

二、對香港經貿的影響
CAFTA通常會產生貿易創造效應。受惠於關稅減免的優惠,除了輸往東盟的港產品可望有所增長之外,東盟國家和內地之間經香港轉口的貿易額料可進

一步增加,這可讓香港避免在中國與東盟之間貿易迅速擴容的過程中被「邊緣化」。
貿易便利化措施將刺激香港對東盟的出口,而服務和投資便利化措施的落實亦會有利於港商進軍東盟的內銷市場。例如,憑藉在零售網絡、市場營銷、供應鏈管理、品牌推廣等方面的優勢,港商可考慮投資於東盟的分銷業,甚至在當地發展中國產品的代理業務,這將會帶動香港的出口市場更加多元化發展,優化香港的外貿結構。
在歐美等傳統市場持續低迷的情況下,東盟市場對港商的重要性日漸提升,可成為港商出口業務的新增長點。CAFTA可吸引更多的東盟企業考慮在港建立地區總部,作為進軍內地以及開拓國際市場的跳板,這有助於促進香港的金融與專業服務行業的發展,亦有利於鞏固香港國際貿易、物流以及航運中心的樞紐地位。
此外,港商亦可利用CAFTA的優勢進行經營資源的整合和優化,特別是利用東盟地區成本相對較低的生產要素,進行生產資源和經營佈局的重新規劃和優化配置,藉以增強本港製造業和供應鏈管理的整體競爭力。

本會建議:
1. 香港特區政府與東盟國家進行談判時,應強調香港加入CAFTA不但不會對東盟的貿易和本土市場構成威脅,反而可以為東盟帶來出口服務貿易和吸引外來投資的商機。
2. 可凸顯香港是東亞的國際金融、商業和航運中心,更是進入中國的跳板,將香港納入CAFTA有助於促進和提升區內的經貿合作。
3. 近年國際間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趨勢,是從單純的貨物延展至服務以及投資等全面的領域,可向東盟強調服務貿易和投資便利這兩方面,正是香港的強項。
4. 東盟10國現除了新加坡與香港一樣是「零關稅」之外,其餘9國的關稅由2.9%至10.3%關稅不等,香港在這方面盡力必須争取對方將稅率訂至更低,甚至争取列出可享受「零關稅」的貨品清單。
5. 由於內地的經營成本越來越高,所以東盟成為港企轉移生產線的重要選擇,但東盟很多國家都規定不可以獨資經營,只能與當地人或企業合資,使港企在尋找合作夥伴方面很困擾。特區政府在談判時,應争取對方在這方面盡量「鬆綁」。

6. 據一些港商經驗,在東盟地區做生意,收錢比較困難,投資缺乏保障。因此,特區政府應注意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談判時須要求東盟方面提供有力保障和「有法可依」的解決辦法,包括尋求「公道仲裁」的途徑。
港企如遇到此類難題,香港出口信用保險局是否可以多做工夫,為港企提供保障和協助追討公道?
7. 中國現時其中一個重要的經濟政策,是準備重新打造一條「海上絲路」,作為協助國家經貿「走出去」的戰略重點的一。這條「海上絲路」主要是由華南經東南亞(特別是馬六甲海峽)海域,西進中東地區和歐洲,東盟多國均位處這條「水路」周圍,而香港更是這條「航線」的中外交匯處。故此,香港與東盟商討CAFTA時,應預計到未來這條「水路」的航運必然越來越繁忙,貨運量可能會以幾何級數上升,雙方如何配合這條「水路」簡化通關手續,亦須擺上議程。當中,將涉及到有關貨品產地來源的規定,這方面越早達成共識越好。

以上,是本會對目前香港和東盟就CAFTA談判的意見,謹供參考。